东北亚的中国邻居们——中国外交政策评论

 

 

李兴安

今天我们在这里要谈论的是远在六千公里以东发生的事情。从波罗的海到中国的距离六千公里并不遥远,它仅仅是八十多年前现在中国的执政党取得合法性的努力当中一次行军距离的一半,也仅仅是从俄罗斯东端到达俄罗斯西端距离的三分之二。

当我们在这个课堂谈到这些令人惊奇的数字的时候,我们认为在这里谈论远东的国际关系与中国的外交政策,非常具有合法性:D。也因为如此,波罗的海国家对于中国外交政策的兴趣才空前浓厚。

当然,严肃地说,这种兴趣来源并非仅仅得之于距离,而更多地在于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力量展示。再过一年半,到2019年三月中旬,中国将迎来历史上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即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四十周年,也就是中国持续地和平发展四十周年。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有四十年没有战争的第一个最长的记录。理论上讲,中国领导人为了维持这个记录,一直在隐忍。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国只有全国范围爆发的抗议。但是中国领导人忍了。2001年发生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国机毁人亡。中国领导人忍了。2017年夏天,印度军队侵入中国没有争议的领土。中国国内群情激愤,战争的合法性几乎无需争辩。中国领导人也忍了。这几次危机,如果没有领导人的隐忍,战争都会一触即发。但是就因为中国领导人的隐忍,战争都没有发生。

从全世界来看,无论是冷战期间,还是冷战结束后,战争的躁动都无处不在。与美国有关的战争都与利益有关。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发动战争的频率远比维和的频率高。大概在他们看来,打仗就是一种通向和平的手段。俄罗斯也不例外。与俄罗斯这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领土大国有关的战争无一不与领土有关。它经常鬼使神差地卷入某场战争,不是阻止一块土地脱离国家,就是去教训一块脱离了这个国家的人,抑或就是拿回一块曾经属于这个国家后来又划归别国的土地。中国不同,四十年没有战争,考验的是两百三十万军人的耐心,考验的是领导这两百三十万军人的领导人的耐心,考验的也是领导这些领导两百三十万军人的领导人的领导人耐心。

四十年来,和平崛起的中国梦,既是中国内政的指针,也是中国外交的指针。如果说美国努力成为世界霸权,美国利益优先的美国梦是一部战争小说的话,中国梦其实是更加具有浪漫色彩的抒情诗。美国的外交传统更加重视利益的得失,而中国的外交传统则强调道义的布局。如果非要俄罗斯参与比较的话,我们可以开个玩笑,俄罗斯一直更加注重领土,所以它才能够成长为那么大的一只北极熊。苏联曾经是雄踞欧亚的北极熊,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依然是那样的一只北极熊。这只北极熊的很多肥肉都是从中国的祖先那里抢夺来的。那个时候的中国特别地软弱,手无缚鸡之力。历史上,除了俄罗斯,不少西方国家,还有日本,都可以霸凌中国。那时候,印度人尼赫鲁描述说,中国人所有能为者,仅有抗议,抗议,再抗议。不能夺回利益的抗议只是一种道义上的责难。世界人都知道,中国外交领域一如既往地善于使用各种抗议的言辞,而不是勇往直前的战争威胁和战争宣言。这构成当代中国外交的总体框架。

今天我们在爱沙尼亚谈论俄罗斯,谈论外交关系,我们能够看到中国和爱沙尼亚是一位共同的北极熊的受害者。但是,爱沙尼亚的受害使爱沙尼亚从心底远离加害者,而中国的受害则使中国对加害者遵从有加。这样两相对比之下考察中俄关系具有特别鲜明的意义。从历史上曾经的敌人,到曾经的十年冷战同盟,再到曾经的冷战敌人,到曾经的形同陌路,又到曾经的同病相怜,这个过程把这两个国家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度过了几乎二十年史无前例的蜜月。中国的大块领土归俄罗斯,俄罗斯道义上的支持则满足中国的心理需求,一种追求安全的需求,践行了“以土地还和平”。而俄罗斯则是“以和平换土地”。

现在,中俄外交的交集之一就在东北亚。这不仅是个现实问题,也是个长达六七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个交集不是中俄的敌对原因,却是中俄联合与美日对抗的原因。冷战期间,中俄曾经敌对过,但是在东北亚却联合对美。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我们不能想像。但是,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没有美国在东北亚的存在,或者干脆没有美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那么中俄关系会是什么样?中俄绝对不会面对面平静地坐在北半球,和平相处。即使中国一厢情愿,俄罗斯也不会心甘情愿。俄罗斯东进和南下的冲动从来不会停止,在亚热带和热带寻求栖身之所。正是因为有了这洋一个假设,我们就不难理解,当代中俄关系的存在,与美国的存在有多大的关联。与其说俄罗斯是被中国和日本阻挡在太平洋西岸的,不如说美国在这里打下了铁桩。如果没有美国,中俄不会亲密地约会。如果没有美国,甚至都不会有今日的中国,至少中国的一部分会成为对领土特别热衷的俄罗斯的一部分。美国对中俄的敌对,帮助中俄走近,也帮助中国防范着俄罗斯。可以说,美国以军事的存在威慑着,中国以道义的存在逼迫着俄罗斯在黑龙江那里留步。在三者的力量平衡中,各得其所。所以,中俄的交好并没什么,只不过是中国得到了一份来自俄罗斯的不侵略的安全承诺书。大家猜猜,假设中国真的要垮掉的时候,俄罗斯是会帮助中国起死回生呢,还是落井下石呢?大家是不是会想,中俄交好的外交策略的效果确实是有限度的吧。

现在,谈论东北亚的外交关系,已经无需单独谈论中俄。现实无需假设,而是已经摆在这里。美国摆在这里了。美国这七十多年的存在形成了东北亚现在的格局。美国不走,格局不变。美国老大的地位不变,格局不变。苏联完成了演变为俄罗斯的角色转变,看来对东北亚影响不大,因为它变弱了。在俄罗斯最低谷的时候,美国给它一定的资助,帮助它度过难关,中国支持它,跟它签订了大手笔的边界协议,日本也没有动它。大家帮助俄罗斯复活。这种情况下,中国也只能帮它,不能陷害它,否则中国就会被所有的国家陷害,也会被复活的俄罗斯陷害。东北亚的凶险,可见一斑。

最好的事情是,朝鲜半岛这个小地方成为四大国交锋与制衡的关节。作为一部外交关系的小说,如果朝鲜半岛没有故事,这部小说就不会有引人入胜的情节,四国坐在那里无所事事,世界就会平淡无奇。现在,特朗普说要毁灭朝鲜。如果他说的是毁灭朝鲜的核武器的话,这一步很难迈出来。也许不像六十多年前那样中俄参与反击,但是美国顾忌的是,朝鲜的核武器基地一旦生事,其实受害者是在中国和俄罗斯的领土之上。即使现在四国都能一直在联合国框架内对朝鲜达成制裁协议,美国却很难拿捏中俄的心理:在朝鲜扔一颗炸弹,中俄会怎么样。除非美中俄日四国明示同意采取一项措施,否则美国总是冒着遭受来自朝鲜陆地邻国的责难的危险。正因如此,朝鲜显然能够如鱼得水般地在大国之间周旋,只有受到抗议,抗议,再抗议,却安然无恙。这样看来,在东北亚这块曾经的焦土上,四国都举步维艰,束手无策。这部外交小说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不断完善核武器的朝鲜,其他都是在那里啧啧称奇的看客。

那么,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因为美国打败了日本,中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可以在朝鲜半岛刷存在感。在外界看来,中国是主宰东北亚局势的主要力量。其实不然。朝鲜在停战后没几年就消灭了中国元素的存在。虽然外界盛传朝鲜依赖于中国,其实朝鲜从来都不承认中国的影响。可以理解,朝鲜半岛当了几百年中国的附庸,现在不想背着这个历史负担了。同样的,还有越南。受到保护的时间越久,要求独立的意识就越强,就越想与中国划清界限,强调它们历史上的独立性。这种保护,有时候可以理解为奴役、剥削、侵略、殖民等。因此,在朝鲜国内,早就不知道中国曾经是朝鲜的宗主国,后来又参与了朝鲜战争。只是外界看,中国为了朝鲜战争几十万人伤亡,揣测中国将来有一天还会拼死保护朝鲜。所以,世界的一个很大的误解是:中国的快速发展被自然而然地解读为朝鲜的靠山越来越强大,不敢动中国,也就不敢动朝鲜。把中国与朝鲜看作完全一致的东西。

其实,朝鲜的国际姿态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中国的对朝政策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不是说中国变心了,而是时代变化了。抗美援朝时的中朝,演变成苏联解体后的中朝,又演变为911后的中朝,再演变为拥核的中朝,中国不是原来的中国了,朝鲜也不是原来的朝鲜了。但是,千变万化,中朝关系它是个双向互动的关系,不是单方所能左右的行为。

国际关系似乎就是建基于一组虚虚实实的推测,可以看到确立外交政策的难度。特别是当俄罗斯、中国、朝鲜都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时候,要探测到这些国家的决策机制,难度很大;要探测到这些国家的决策变化,难度更大。现在,大家都说朝鲜是一个神秘的国度,外界对之所知甚少。以前的中苏也是如此。现在相对来说透明度大了,但是也还是很难揣测的。不过,可以看到,俄罗斯想要得到更多领土的决心是世世代代没有改变的,而中国即将有四十年没有战争。这就是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重点。那朝鲜呢,已经公开表示要继续完成核武器项目,那也是它的外交政策核心。

朝鲜最近一次核武器试验后,我写了一篇博客:祝福朝鲜吧。“对朝鲜的祝福,再晚也不过晚。朝鲜已经掌握了各种核武器与导弹的生产技术,跻身世界武器大国的行列。西方曾经幻想,制裁能够压垮朝鲜。西方也曾经幻想,某个国家会对朝鲜采取斩首行动。期待着,期待着,期待的都落空了。一切都没有发生,朝鲜继续前进。虽然,绝大多数人并不看好朝鲜的武装。但是在中美俄日四大势力的夹缝中,朝鲜成为唯一的赢家。全世界都失败了。东亚成为全世界最失败的社区。当欧美非澳国家都能够慢慢坐下来编织和解之网的时候,东亚编织成的仍然是一只仇恨之网。每个东亚国家周围都有这个国家的敌人。困惑已经从朝鲜领导人会不会决策继续开发核武器,发展到朝鲜领导人会不会决策乱丢核武器。答案是,当然不会。全世界把核武器当作武器丢出去的只有美国。没有俄罗斯。没有中国。没有英国。没有法国。没有印度。没有巴基斯坦。没有以色列。没有日本。当然,也不会有朝鲜。从此,朝鲜会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东亚多国最坚强的邻居为你们带来了最美好的梦想。朝鲜的核危机已经成为过去。从此,不是危机,而是机遇。不要趾高气扬地压迫朝鲜领导人在谈判桌前坐下来。大家去请他加入VIP吧。祝福朝鲜,虽然很晚,还不是过晚。”

中朝也就这样了。中国似乎找不到合法性去对朝鲜这样一个自己做了巨大牺牲“保护”其存在的国家动手解决其开发核武器对抗第三方的问题。中国的影响,不论中国自认为有没有,不论朝鲜承认不承认,也不论其他国家感觉是否还存在,那都是一样的。事实证明,中国也看不到任何关于朝鲜半岛统一后东北亚安全格局安排的方案。美、俄、日也没有这样的预期。

谈到朝鲜半岛可能的统一,就必须观察朝鲜半岛的另一半,韩国。朝鲜半岛统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何统一?南北协商,不可能。南向统一?北向统一?都有很大风险。朝鲜核导开发,增加了南向统一的风险,也增加了北向统一的障碍。韩国的安全依赖于美国的羽翼。朝鲜开发核导,韩国不得不依赖于美国的战区高空防御导弹系统(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来达成攻防力量平衡。萨德的部署强化了美国在东北亚的存在,引起朝鲜之外中俄的警惕和反对,在反对声中部署完毕。客观上,朝鲜在紧锣密鼓地完成核导项目,帮助美国建立了强化在东北亚存在的合法性。现在,朝鲜半岛很可能成为世界上拥核国家互相较量的核心剧场,中俄美朝,还有完全有能力拥核的国家日本。如果世界惊奇地看到朝鲜是一个负责任的核大国,朝鲜半岛完全不可能发生核战争,朝鲜半岛就仍然会继续分裂和对抗,继续成为维系各国现存制约平衡关系的关节点。

对于中国而言,在朝鲜半岛的外交努力早已并且继续维持常态,联俄,排美,防日,密切注视朝鲜半岛。民间普遍认为中国的牺牲在于东北三省的建设与发展。中国对于朝鲜在东北搞事太过敏感,以致于东北大片领土的建设停滞,远远低于其他地域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有防朝,恐朝,避朝之意。这是一个误区。东北毕竟不是战区,也不是朝鲜,中朝也不是敌对国家。如果中国重资发展东北,反而对周边国家的军事行动是个警醒。反过来,如果东北空置,那周边国家反而无所顾忌,边疆危矣。

东北亚还有一个重要的潜在势力,那就是日本。也是在美国的羽翼下,日本的国力不比中俄差。但是囿于它领土的狭窄,在现代军事上已经很难有所作为。也就是作为一个侵略势力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所有历史遗留的与日本有关的领土纠纷,日本很难做为主动出击的一方,只能尽力维持现状。日俄北方四岛争议,韩日独岛争议,中日钓鱼岛争议,日本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事件,都给日本外交政策出了难题。这是日本外交政策的难题,也是中国外交政策的难题。

这个难题在于,不通过战争,无法取得终局的解决。和平是个选项,但却是一个会导致各国国内政治崩溃的选项。特别是日本政府无力以任何和平妥协的选项结束与任何一个国家的争端。因此,中日钓鱼岛争端,对于中国而言具有切肤之痛,因为谁也不能无视中国历史上无比强大的影响力,以及钓鱼岛作为一个无人居住岛屿的历史地位。它不同于一个被征服的殖民地由原住民的属性决定它的归属,中国认为无人居住的钓鱼岛应当以历史上的势力范围作为决定其归属的依据。在这个领域,日本只是个后起之秀——一个强大的后起之秀,东亚曾经的霸主,也是今天东亚的重要势力。所以,和平解决钓鱼岛争端是中日都不可能做出妥协的选项。

根据日本国内政治的权力结构,日本决策者不可能妥协。有妥协的苗头的时候,决策者就会垮台。妥协的决定是不可能出台的。中国不同,中国的决策有中国特色,中国的外交政策在中俄边界协议的解决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因此,在战争之外,我们可以不可以期待有两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一种是拖,在可预见的将来维持现状,只是互相打口水仗,最多像历史上那样抗议,抗议,再抗议,等待未来有什么机缘巧合再解决;另一种是妥协,来自中国的妥协,像对俄罗斯妥协那样也对日本妥协,“以土地换和平”,让日本“以和平换土地”。从历史实践来看,这后一个选项在中国特色的外交政策领域也不具有不可能性。

当然,中国在东北亚的外交姿态还受制于整个中国的外交政策,包括中国在南海,台湾,东南亚,南亚的地缘政治利益以及中国在海外的利益。这些不在我们今天的课题范围内。不过,我们不能忘记2013年以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建设对于中国东北亚外交政策的矛盾重重的影响。客观上,一带一路恰恰避开了东北亚种种僵局对于中国开展国际合作的掣肘。但是显然,国际上的纷争是规避不完的,一带一路也必然触及诸如南海与印度这些争议点。所以,一带一路也不是故意回避朝韩日,但是这个措辞上有排除三国之嫌。考虑到这三国与中国经济联系的密切程度,即使一带一路没有包含三国,也不至于直接危及与三国的经济联系,所有影响将会是间接的和无意的。虽然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与中国东北亚外交政策直接相关的问题,但是这会是很多关心东北亚的人也关心的问题。没有迹象表明一带一路会对中国东北亚外交政策产生巨大影响,但是微调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微调表现在中国有更多的机动性来应对与东北亚邻居关系生变时的危机,毕竟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更多的,虽然不是更好的选项。“解铃还需系铃人”。东北亚的国际关系也仍然需要与东北亚国际共同解决,什么也代替不了。

不过,这个一带一路建设有两个特点会影响到中国的外交关系。第一个特点是参与一带一路倡议者绝大大部分是与中国已经有相当紧密经济政治联系的国家,他们都是与中国交往的既得利益者。第二个特点是一带一路建设能够在很小的程度上真正开拓新的外交关系,也很难吸引传统上联系并不密切的国家把关系搞得更加密切,甚至遭制某些批评的声音。一些批评的声音可能来自于某些传统的民主国家,但是也有可能来自于一带一路的尾端,即西欧国家,不乏怀疑这个庞大的规划究竟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恩惠。这样,问题回到起点,一带一路对中国的东北亚外交政策影响的问题就是可以迎刃而解的了,因为这个东北亚还是原来的东北亚。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再忍耐一年半,中国就创造了四十年没有战争的纪录了。在和平的框架内,中国的外交政策很容易解读,也很容易忍耐。最后,我想拿来一副佛教对联结束今天的讲座:“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也许,中国外交政策的决策者们正在忍耐,也正在等待可以接受的事态的发生。